廊坊新闻网-主流媒体,廊坊城市门户

今日七夕 从缱绻情话看万千爱情

2020-08-25 08:46:00 来源:人民网-文化频道

木心先生说: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很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那时相爱之人用来表达爱意、互诉衷肠的情话,如今读来仍令人动容。

今日七夕,就让我们一起从这些缱绻的情话中,看看爱情的万般模样。

周恩来与邓颖超

情长纸短,还吻你万千。——邓颖超

周恩来与邓颖超相识于五四运动中。决心投身革命事业的周恩来认为,自己应该找一个志同道合、意志坚强、“能一辈子从事革命”,经受得了“革命的艰难险阻和惊涛骇浪的”的伴侣,那时充满革命热情、勇敢坚强的邓颖超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通过书信,周恩来和邓颖超“增进了了解,增进了感情”,从互相勉励的革命友谊发展到生死不渝的革命伴侣,他们携手并肩,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奋斗了半个多世纪。

冰心与吴文藻

我由佩服而恋慕,由恋慕而挚爱,由挚爱而求婚,

这其间却是满蕴着真诚。——吴文藻

1923年在上海开往美国的轮船上,冰心误把吴文藻当成同学的弟弟,阴差阳错下开始了他们的爱情之旅。

在美国,吴文藻经常给冰心寄杂志和书籍,并且每次都会提前把自己认为重要的地方用红笔标出来,而这些用红笔标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爱情的句子。

1929年,学成归来的冰心和吴文藻在燕京大学举行了婚礼。婚后的日子平淡却幸福,吴文藻执着于学术研究,冰心则全力打理他们的小家、养育子女。1985年,吴文藻因病去世。1999年,冰心逝世后,应她“死同穴”的遗愿,两人骨灰合葬。骨灰盒上并行写着:江阴吴文藻,长乐谢婉莹。

沈从文与张兆和

我行过很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

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——沈从文

沈从文,一个来自湘西山间的清贫男子。张兆和,一个出身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。原本两个世界的人,因为奇妙的缘分联系到了一起。

遇见张兆和之后,沈从文把全部的倾慕倾注在笔下,从1930年第一封情书“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爱上了你”开始,四年,八十余封情书,终于叩开张兆和的心扉。

1933年9月9日,沈从文与张兆和在北京中央公园成婚。

钱钟书与杨绛

最贤的妻,最才的女。——钱钟书

1932年,钱钟书在清华园门口结识了无锡名门之女杨绛,两人志同道合,于1935年喜结连理。

杨绛坐月子时,钱钟书在家不时“闯祸”:墨水染了桌布,弄坏台灯……杨绛总是耐心安慰他“不要紧”,然后一一解决。钱钟书也对杨绛说的“不要紧”深信不疑。钱钟书的家人曾感慨杨绛这位媳妇:“笔杆摇得,锅铲握得,在家什么粗活都干……真是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钟书痴人痴福。”

钱钟书和杨绛的爱是相互的,钱钟书不擅长家务,杨绛便包揽了所有家务。而钱钟书则负责每天的早餐,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老。

朱生豪与宋清如

我愿意舍弃一切,以想念你终此一生。——朱生豪

朱生豪与宋清如因诗相识,也因诗相知相爱。“宝贝、妞妞、傻丫头、小亲亲、宋宋……”等七十余种称呼,都是朱生豪在信件里对宋清如的爱称。沉默寡言的朱生豪,将自己所有的缱绻缠绵、情真意切写进书信里。

1935年,朱生豪开始翻译莎士比亚戏剧,目的有三:一是想把译著送给宋清如做礼物;二是将翻译事业当作摆脱迷茫的一剂良药;三是为中国人争一大口气。在最艰苦的日子里,宋清如陪着朱生豪翻译了31部莎士比亚戏剧。回忆这段婚姻生活时宋清如这样描述:“他译莎,我烧饭。”

1944年,朱生豪因病离世后,宋清如接手莎士比亚戏剧的编译和整理工作,并将朱生豪的全部译著进行了详细修订和校勘。

饶平如与毛美棠

我相信与你终将旷日持久,于是才敢说一句来日方长。——饶平如

饶平如曾说过这样的话:“遇到美棠以前,我不怕死,不惧远行。”他第一次见毛美棠,是在毛家的堂屋前。那时,美棠正右手持镜,左手涂抹口红。

1948年夏,饶平如与毛美棠在江西结婚。60多年后,饶平如仍记得婚礼上美棠的红鞋子白婚纱,记得结婚证书上的凤凰图样。

2008年,毛美棠去世。饶平如为了悼念亡妻,开始写下和发妻相识、相爱、相伴的点点滴滴,文字不能表达的地方,就干脆画下来。2013年《平如美棠》出版,他们的爱情故事一时间感动了无数人。

三毛与荷西

每想你一次,天上飘落一粒沙,从此形成了撒哈拉。——三毛

1974年,在撒哈拉沙漠小镇阿雍,三毛与深爱她多年的西班牙籍男子荷西结婚了。简朴的婚礼上,荷西送给三毛一幅完整的骆驼头骨作为结婚礼物,那是他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在沙漠里找到的。三毛非常喜欢这个礼物,婚后一直保存着。

在物质匮乏的撒哈拉,三毛与荷西没有很多钱,但是拥有彼此全部的爱。

荷西与撒哈拉,是三毛的“诗和远方”,寄托着她无尽的爱与疯狂。(刘喆)